□本報駐華盛頓記者鄒強
  在裝甲車壓陣下,防暴警察向數百民眾發射催淚彈和橡皮子彈,抗議民眾與警方發生衝突,一些商店遭到洗劫。過去一周,這些畫面不斷出現在美國的媒體報道中,這不是在烏克蘭或伊拉克,而是在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小鎮弗格森發生的真實場景。
  小城騷亂“形同戰區”
  8月9日,18歲的黑人青年邁克爾·布朗被一名白人警察開槍打死,引發連日抗議並演變成一場震驚全美的騷亂。僅在10日當天,事件就造成20輛警車被毀,包括兩名記者在內的30多人被捕。密蘇里州州長、民主黨人尼克鬆表示,寧靜的小鎮已“形同戰區”。
  12日,在馬薩諸塞州瑪莎葡萄園休假的奧巴馬總統發表聲明,稱布朗之死“令人心碎”,他希望人們通過反思和理解來紀念布朗。但局勢並未因此平息,抗議活動延伸到包括首都華盛頓在內的上百個城市,奧巴馬不得不在14日公開發表演講,呼籲對事件進行全面調查。“現在是治愈傷口的時刻,”奧巴馬說,“現在到了恢復弗格森的和平與寧靜,對事件進行全面和透明調查以彰顯正義的時候。”
  美國司法部長霍爾德14日也宣佈了系列舉措,包括當天與一些民權領袖會談尋求平息事態的方法,司法部還會同弗格森當地政府機構對事件展開調查,通過詢問目擊者瞭解槍擊案的真相等。
  警方說法仍存疑問
  美國警方一直拒絕披露涉案警察的姓名,這是引發民眾不滿的一大原因。事件發生一周後,當地警方纔公佈案件的相關細節。
  15日,弗格森警察局局長托馬斯·傑克遜發佈報告稱,開槍打死布朗的白人警察是28歲的達倫·威爾遜,威爾遜有6年從警經歷,沒有任何違紀記錄。傑克遜評價威爾遜說:“他是一個溫和寡言、極為出色的警察。”
  傑克遜還公佈了案發時的監控錄像,稱布朗是一宗便利店搶劫案的“首要嫌犯”。錄像顯示,布朗和同伴在便利店內與店員發生推搡,最後拿著一盒雪茄離開。報告指出,便利店有數盒雪茄被盜,警方接到報警電話後通過專用頻道通報了布朗的相貌特征。
  但傑克遜在隨後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上又表示,趕到現場的威爾遜警官與布朗發生衝突“與搶劫案無關”,起因是威爾遜要求當街行走的布朗與同伴回到便道上去,雙方發生言語爭執最終釀成命案。
  然而,多位目擊者陳述的情形則與警方說法不一,許多人證實布朗當時高舉雙手,身上沒有任何武器,但仍然在距威爾遜所駕警車10米開外的地方被射殺身亡。
  “受害者的家人認為這是警方在玩弄手段,”布朗家人的代理律師安東尼·格雷說,“他們感覺警方是在故意詆毀布朗。案件本身有試圖謀殺的色彩。”
  對布朗被描述為搶劫案嫌犯,密蘇里州高速公路警察局局長羅納德·約翰遜表示了不解。約翰遜說,他不明白這樣的報告是如何出爐的,作出如此結論應該深思熟慮和廣泛征求意見。
  目前,涉案警官威爾遜已被停職。弗格森警察局局長傑克遜表示,威爾遜事後曾遭到死亡威脅,警方為此加強了對其住所的安全保護。
  警察“軍事化”遭質疑
  美國各界在關註布朗槍殺案真相的同時,對當地政府出動重型裝備的特警部隊處置事態也提出質疑。分析認為,警方的過度“軍事化”加深了警民之間的隔閡,在某種程度上成為弗格森騷亂的誘因。
  美國司法部長霍爾德對此表示:“在我們必須重建執法者與當地社區之間的信任之際,我對部署軍事裝備和車輛所傳達的矛盾信息深表關切。”迫於各方壓力,密蘇里州州長尼克鬆在上周宣佈由州高速公路警察負責維持秩序。
  美國聯邦參議員、共和黨人蘭德·保羅撰文指出:“華盛頓鼓勵了地方警察的軍事化,並利用聯邦資金幫助地方政府建立實質上的小型軍隊。”美國媒體則披露稱,地方警察的“軍事化”源自五角大樓的“過剩資產項目”,該項目將軍隊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剩餘武器裝備分配至地方執法機構,這一項目也被稱為“1033計劃”。
  “1033計劃”由美國國防後勤局主導,始於上世紀90年代,最初旨在強化地方執法機構打擊毒品的能力,但隨後不斷擴張,極少受到限制。2006年,“1033計劃”向地方輸送了34708件武器,價值為3300萬美元。2013年,輸送武器達到51779件,價值飆升至4.2億美元。在今年頭4個月,輸送的武器就有15516件,價值為2.06億美元。分析指出,美國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撤軍是“1033計劃”不斷擴張的主要背景,美軍還有大量的過剩武器裝備地方執法力量。
  《華盛頓郵報》的社論稱,在平息弗格森事件的問題上國會可以發揮更大作用,包括對“1033計劃”施加一定限制。聯邦眾議員漢克·約翰遜表示,他已起草“終止執法機構軍事化法案”,以“停止向地方執法機構免費提供特定的攻擊性軍事裝備”。
  事件凸顯種族傷疤未平
  弗格森事件所引發的騷亂表明,美國的種族痼疾猶在,傷疤未平。2012年,佛羅里達的黑人青年馬丁無端遭白人巡警槍殺,一度激起美國黑人的憤怒。聯邦調查局2012年的數據顯示,地方警察每年因“正當防衛或阻止暴力”打死400人,其中白人警察槍殺非洲裔的案件平均每周發生兩起。
  專家指出,美國人口結構近年來急劇變化,但社會正義並未均衡增長。1990年,弗格森鎮75%的人口為白人,但到了2010年黑人居民就占到三分之二,即便如此,該鎮現有的53名警察中,黑人警員僅有3名。
  調查表明,在全美75%的城市中,白人在執法機構中的比重與其人口比重極不相符,在40%的城市中,黑人在執法機構中的比重嚴重失衡。紐約州的尼亞加拉大瀑布市20%的居民為黑人,但250名警察全部為白人,密蘇里州的弗洛里森特市黑人占25%,但25名警察中沒有一個黑人。
  雖然在紐約、芝加哥和亞特蘭大等大城市,執法機構種族的多元化程度不斷提升,但中小城市難有改觀,這就導致了歧視行為的發生。2013年,在弗格森鎮被警察截查的汽車多為黑人車輛,白人車輛被截停的比例不到六分之一。這種格局還會形成歧視心理,研究表明美國70%的黑人感覺受到警察的不公正對待,白人有此感覺的只有37%,反之,60%的白人對警察存在信任感,而黑人只有38%。
  馬丁·路德·金領導的民權運動過去了50年,但並未使黑人擺脫種族問題的困擾。華盛頓的一名黑人出租司機曾對本報記者表示,白宮雖然住進了一位黑人總統,但他並不能完全代表美國的少數族裔,“馬丁·路德·金領導的民權運動並沒有取得勝利”。
  正如2016年總統大選的可能人選、共和黨參議員蘭德·保羅所說:“任何認為種族問題今天不再使這個國家的司法正義受到扭曲的人,即便他並非故意如此,也是因為他沒有對此現象予以足夠的重視。”
  (原標題:小城騷亂蔓延奧巴馬急滅火)
創作者介紹

1401

iv38ivxj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